DSCN4124.JPG

「啊!回不去!」的美!◎:文:簡素津

好友po一張美照,說她整理東西,找到年輕時的照片,害她今天不敢吃晚餐,並且深深覺得:「啊!回不去了!」


這段文字,不知怎地,引我悠悠的思緒,回到求學的時候。那時班上個個都是窮學生,導師就發起「班書」運動,大夥兒集資成冊、成冊的買書。畢業時,班書的處理是每個人用抽籤方式把書帶回。

我記得我抽到的書中,有一本是我不喜歡的書,書名叫做《奔騰年代》,由蕭蕭主編,故鄉出版社出版,是很多作家的散文選集,包括夏丏尊、郁達夫、林文義、亮軒、席慕蓉等人執筆。當時讀它時,感覺讀起來很悶。

 

雖然不愛,但它一直在我的書架上,不管我如何搬遷都好好的保存著,因為那是一種情感的記憶。
 

一直到步入中年,我再讀它時,終於明白,為什麼當年我覺得讀這本書很悶。因為,那是一本邀約走在(走過)中年的作家們,書寫「中年」,怪不得那時青春飛揚的學子讀不懂那份〝落寞〞。

當我走過那樣的歲月,再來讀到亮軒寫道:「
白髮猶似化暗為明的敵人,永不歇息的腐蝕著黑色的青春。」時,那份〝契合〞的力道,著實重重地打進心坎,相當的震撼。

如果沒有經歷歲月的風霜雨露,對於作家筆下——「青年有夢想,老年有回憶,中年,別無選擇,只有實踐。通常以實踐別人的夢想,來積蓄自己的回憶,類似以草料維持自己,以供應奶水給別人的母牛。的〝哀樂中年〞語錄,是很難深具情感的共鳴。

現在,回頭來看,「啊!回不去了!」也很美啊!「回不去」,有讀懂生命的智慧和感受生命紮紮實實的力道!

 

 

 

全站熱搜

open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