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分類:☆素津.心靈拼圖 (19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83868633_10157975498342380_5457500443494055936_o.jpg
「平安就好」—一幅字畫的故事◎文字:簡素津/攝影:倪丸子

2019歲末,收到小女兒特地為我買的字畫。她說:「我一看到這幾個字,就覺得最適合媽媽了。」

收到禮物時其實是滿感動的,因為那背後的心意是她了解我,知道「平安就好」是我的生活哲理。但收到禮物的同時也相當苦惱,因為現今家裡的牆上幾乎掛滿了字畫和一牆牆的照片牆。

open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IMG_1754.JPG
在雙十節連假的湖口老街◎文字:簡素津/攝影:倪茂清

讀書的時候,我最頭痛的是體育課,不管是躲避球或是籃球,由其是土風舞,還被體育老師當眾指著說我跳舞像是在「划船」一樣(肢體僵硬)。後來因為上課話講多常讓喉嚨不舒服,決定痛定思痛榮總做「語言治療」的「腹部發音」,治療師一直強調我必須要放鬆,不要把自己「定型」。治療的期間裡,她要我從臉部由上而下的放鬆,甚至隨意擺動,大聲的叫……。

最終,那個拘泥的我還是沒學會如何用腹部發聲講話,以減少喉嚨的疼痛……。

open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DSCN4124.JPG

「啊!回不去!」的美!◎:文:簡素津

好友po一張美照,說她整理東西,找到年輕時的照片,害她今天不敢吃晚餐,並且深深覺得:「啊!回不去了!」


這段文字,不知怎地,引我悠悠的思緒,回到求學的時候。那時班上個個都是窮學生,導師就發起「班書」運動,大夥兒集資成冊、成冊的買書。畢業時,班書的處理是每個人用抽籤方式把書帶回。

open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胡思.亂想……◎文字:簡素津

最近這一陣子在住家附近,每晚都聽到一隻鳥啾啾的叫,這是住淡水這麼多年沒遇見的事。一般鳥都晚上睡覺,所以也不知牠是什麼鳥。

我天天聽著牠的叫聲,就想到我媽。因為她老人家生前最常說的就是下輩子要當一隻鳥。她很羨慕鳥不必工作就天養地養。

open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

58727375_3338949642798021_3843579800992088064_n.jpg
母親對年◎文:簡素津

去年這個時候,我站在這兒誦著一遍遍的心經,阿彌陀經、地藏菩薩本願經……,祈請佛慈愍讓母親離苦得樂,往生西方淨土。

59342829_3338950559464596_187905892941824000_n.jpg
做完對年誦經之後,一大家人在住家附近的餐館用餐。我站起來拍照,從相機視窗望出去,突然想起《爺爺有沒有穿西裝》裡的小布魯諾在爺爺喪禮結束後,大夥兒在餐館用餐時想:「為什麼爺爺活著的時候,從沒有辦過如此好玩的慶祝會?」


open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DSCN7407.JPG
在台灣二葉松森林,遇見「愛情」!◎文字:簡素津/攝影:倪茂清、簡素津

DSCN7334.JPG
春天,我重返奧萬大森林拜訪楓樹林,因為我喜歡春天楓的新綠、嫩紅更甚於秋色的楓紅。

open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DSCN7460.JPG
「路路通」,大自然的奇雕巧琢◎文字、攝影:簡素津

如果你常常在自然界拈花惹草,那就會自自然然的隨手撿拾些果實來把玩或觀察。

一天,走在春天的奧萬大林蔭,看到去年楓香樹的果實墜落一地。因為聽聞楓香樹的果實又名「路路通」,不禁見景生情,頓覺眼前這一條「路路通大道」,像極了人生路。於是撿了幾顆蒴果回家,用細砂紙慢慢的琢磨,探就一下古時候中醫師們如何在表象的蒴果針刺下,發現楓香果實「路路通」的秘密。

open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DSCN7995.JPG
走在往栗栖溪的濁水溪上……◎文字、攝影:簡素津
最近個把月,朋友紛紛傳來屏東霧台鄉哈尤溪五彩岩壁的影片檔。我知道這個行程熱門到已經排到這次的枯水期季了,要去的人可能要等另一個枯水季。

多納濁口溪

DSCN3043.JPG

open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DSCN7459.JPG
條條路,路路皆通◎文、圖:簡素津

楓樹的蒴果有另外一個名字,叫做「路路通」,是中藥材,具袪風通路、利水除濕等功用。

孩子很小的時候,撿到楓樹的蒴果,她興沖沖地跑來問我說:「媽媽,這是什麼果子?」那時,我很頑皮,不告訴她。而是問她說:「李樹的果子叫什麼名字?」她回答:「李子」。「那桃樹的果子叫什麼名字?」我又問。她回答:「桃子」。「那楓樹的果子叫什麼名字?」我又繼續問。她回答:「楓子」。她一說完,我倆放聲而笑的頑皮事,至今盈耳……。

DSCN7460.JPG
走在春天的奧萬大林蔭,去年楓香樹的果實墜落一地,被風化、磨損的蒴果綴成一條「條條路皆通暢」的「路路通大道」,像極了人生路。

open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DSCN5711.JPG
在霧中……◎文字:簡素津/攝影:簡素津、倪茂清
第一次聽到薑麻園,是2008年在黎家伙房的夜,聽主人黎振君推薦的景點之一。
在那以後,每當隆冬的日子,我總愛來到這兒,尤其喜愛流連在湯家的李子園,看霧把一樹的光禿暈抹得恰到好處。


DSCN5715.JPG

open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DSCN4983.JPG
李棟山和它的古堡
◎文字、簡素津/攝影:倪茂清、簡素津

前言
3月,在玉峰溪右岸的上抬耀部落「光漫」的夜,維榮在他的水蜜桃花園裡,為我細訴正前方山勢最高的李棟山。維榮說:「台灣很小,站在那座山頭的某處,視野遠及台中到淡水河口。」
為了「看透半個台灣的李棟山」,我來到當年日人為了有效控制大漢溪上游偌大的蕃地山林,攻下標高1900公尺的李棟山,建造巨砲陣地,以掌控泰雅族人部落的制高所在地—李棟山古堡!

open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DSCN5112.JPG
今秋最動人的燦黃—馬美部落萬里山園甜柿情◎文字、簡素津/攝影:倪茂清、簡素津

DSCN2264.JPG
前言
3月,在玉峰溪右岸的上抬耀部落「光漫」的夜,維榮在他的水蜜桃花園裡,為我細訴正前方隔著一條玉峰溪與部落遙遙相對「蘋果農莊」、「萬里山園」、「李棟山」和「馬美部落」。當下,造訪對山就成了今年的念力……。


open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

霧中日出◎文字、攝影:簡素津

中秋連續假期我上山,在海拔1500公尺的雪霧鬧部落,和太陽、星星、月亮,和疾風、驟雨共佳節,而陪我最多的是霧,或濃或淡,遠遠近近,撲天捲地而來。

open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DSCN2966.JPG
森林裡的小紅帽◎文字、攝影:簡素津

DSCN2972.JPG
漫步在新威苗圃桃花心木的林蔭小徑……,走著走著,突然闖進一個人……,我趕緊用相機捕捉她。哇!森林裡的小紅帽耶!

DSCN2969.JPG

open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DSCN2168.JPG
「光漫」之桃花舞春風◎文字:簡素津/攝影:倪茂清、簡素津/赤楊、楓香樹照片提供:賴維榮

從沒去過新竹縣尖石鄉石磊部落的我,卻對「石磊」兩字如雷貫耳,主要是好友在「山地服務隊」的年代,參加「耕莘山地服務團」駐站服務在「石磊」,也因而與當地的原住民朋友成了莫逆之交。經年在水蜜桃採收的季節,我都能吃到好友從石磊帶下山的水蜜桃或是段木香菇。因為這個緣故,每次走竹60號鄉道前去新光鎮西堡或是司馬庫斯的路上,會在一叉路口看到通往「石磊」的路標指示牌,總是有股熟稔的親切感,然後看著〝文義〞上的「石磊」,想像那個「石頭累累」部落土地的貧脊……。

DSCN2208.JPG
今年終於在水蜜桃花盛開的季節,來到我心念的石磊……,出發前,我查了一下資料,才嫣然莞爾「自古多情傷別離」啊!原來「石磊」是泰雅族語「谷立」,是「山凹」的意思。

open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DSCN0174.JPG
翠竹林中的一株楓紅◎文字、攝影:簡素津
陽光投射的楓樹,用翠竹襯托它一枝獨秀的身姿。我突然想起日本的裕仁天皇,他曾說:「每枝草都有一個名字,它們憑自己的力量選擇生長的地方。」

 

 

 

open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DSCN0034.JPG
渲淡染就午後的日光墨彩◎文字、攝影:簡素津
如果你沒忘卻第一次覆上白色的宣紙,將透過液面上的墨彩流動,創造出超現實與抽象的墨染山水圖的驚喜。

DSCN0019.JPG
那麼,我蹲踞在池畔,驚喜地看著高大的肯氏南洋杉遮蔽午後的陽光,讓一潭清淺的池水變身為王羲之的洗硯池時,我知道我可以以相機為宣紙,渲淡染就午後的日光墨影……。

DSCN0022.JPG

open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DSCN0269.JPG
阿將的家—童年鄒族部落生活的再見與體現◎文:簡素津/攝影:倪茂清

這些日子,每遇長假,從淡水回嘉義的路,總是特別的遙遠。這遙遠,並不是塞車在高速公路長長的車陣中,而是想在回家之前,先去看看心中的山林。

DSCN0038.JPG
繼上次繞道東埔走新中橫公路,從阿里山回家之後,這次純粹只想定點樂野,在「阿將的家」好好的休閒。

open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IMG_1379.JPG
日出之海◎文:簡素津/攝影:倪茂清

對住在淡水的我而言,看著落日緩緩的沉入海面,一直都是理所當然的印象,直到出生在基隆的大嫂,說起小時候讀西部文學「……看著太陽緩緩的沉入海面」的納悶,她明明每天都得搭船去上學,都是看著太陽從海平面緩緩升起的呀!至此,我就始終懷著一個夢——一個望見太陽從海平面窺看這個世界的渴望。


這個夢,做了很多年,每每往東岸的旅行,都會特地去看日出之海,奇特的是「總是浮雲能蔽日」——海平面的天際線上,總是黑壓壓或是一排低矮的灰藍的雲帶,遮住日出躍升海面的剎那。

open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5860.jpg

隨著學期接近尾聲,該玩的,該忙的事情都紛紛告一個段落。

終於上得山來,陶醉在《有一天》的移動的山林圖書館裡……。

 

open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